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辞之歌

 
 
 

日志

 
 

满身花雨又归来  

2015-03-12 15:44:28|  分类: 博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辞的破地好久没有耕了。

       雨萌天天坐在俺家门口高唱着走了调的情歌: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你不耕地你不扯淡你的废水流哪里。唱落了太阳唱醒了月亮引来了色狼,她也在唱。

       昨夜,我梦到你们了。

       真的,我不骗你们。我梦见了弱弱、雨萌、太阳花、听雨、行水、茶香、Ada...一大帮子人,我们都在学堂里,听雨姐——在上面讲课,你们在底下嘻嘻哈哈的发言,我也想说,可是你们谁也不理我,我大声喊,可是谁也听不见我,或者是装作听不见我,我一急,醒了。

       再也睡不着了。月光为什么有些刺眼?

       起来打开电脑,推开我尘封已久的家门。我看见雨萌、咖啡、影子、寻梦、小巷,还有小破痴,你们在光阴的旧事里笑我,骂我,捧我,扯我,呸我。一声一声的叫我:你个破无辞。

       我的心里酸酸的。不要笑我。听雨,你懂得。

       前些日子弱弱致电我:有个叫雨萌的人,你还记得不?她说她想死你了。我淡淡的一笑:既是个死人,何必记得?

       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酷。

       其实我心里很苦。雨萌,你懂得。

       我潜水到你们家里去瞧。行水,你疯了,不是,你生了...太阳花,你又黄了。听雨,你又矫情了,雨萌,你又扯淡了。茶香,你又扯远了,不,是远足了,真好。小痴硬朗的还在,真好。

       我还听见你们说:无辞,你死哪儿去了?

       我的心暖暖的。太阳花,你懂得。

       我终于明白:就算我忘得了雨萌,我怎么忘得了弱弱?就算我忘得了弱弱,我怎么忘得了太阳花?就算我忘得了太阳花,我怎么忘得了听雨?就算我忘得了听雨,我怎么能忘得了Ada?我那帮风华绝代的红颜知己啊! 闭嘴 

       想到这儿,我的心很疼。小水,你可...懂得?

       破无辞,嘛去了,都惊蛰了,还不冒出来啊!春节了也不来看望大家...

       野马呀!惊蛰过了?啥前儿的事儿呀?
       无辞就对这农历最迷糊。每年都变一次,真难整!!
       坏菜了!春节给大家拜年都错过了?搁谁谁能不急眼呀!

       俺还是赶紧麻溜儿利索儿的,主动承认错误吧!
       那谁谁,俺错了!春节俺没能给你送上喷香的大饼,也没给你整啥漂亮的礼物;连红包都木有...
       虽然俺成天洋的二怔的撒磨,卖呆儿,
       不过可以对大家伙儿保证:
       等咱们都老么喀嚓眼的时候,
       你们还是俺最稀罕的宝!
       春天,因你们而美丽!

满身花雨又归来 - 无辞 - 无辞之歌

       冬日里饱经风寒的柳帷已经渐渐活泼起来,与春风互吐衷肠,好像久违的恋人,缠绵不已,舞动出醉人的身姿。阳光仿佛盈满了整个春日,淡淡的味道,夹杂着嫩草的清香,翩翩然消逝而去。

       想念那二月的春风,善解人意,催发了杨柳的嫩枝,吹醒了小草的芽尖,抚去了晨暮的雾霭,舒展了黄发的皱纹。喜爱这个最美的季节,不忍辜负这一场春光,想着踏青赏花,玉露醇香,和着满眼的新绿,一饮而尽,意气风发,作词写赋,道尽这初春的精彩。

       一个冬天喝的Candy送的日本红茶和TWININGS英国红茶,一丝丝氤氲的暖香卷动了心情,在寒冷的冬季岁月里越发明显起来。正月元宵之际,文庙花灯很热闹,岸上一女子,一袭紫装,含笑俯身,点燃水面上那盏莲花灯。女子临风而立,长发飘飘,也许她的心愿跟随着烛心燃烧,照亮归路。Ada在元宵节微信圈里给朋友们放飞了许多动态的孔明灯,看着屏幕里升起的天灯,摇摇曳曳,追随着云月,静静滴流进远方朋友们的梦中。让我们的梦,悠长而清幽,好友,从此,不离不弃。好像一个记载时光的物什,或许不曾留意过,当它猛然蹦入眼帘时,才恍然醒悟,时光已经远去多时。

       其实春光的美好是只能意会的,再多的描述也是苍白。那份美好,就潜藏在万千生灵的心里,在心田沃土中发芽生长,开出一片万紫千红来。前几日梦见自己骑着一匹高大白马,印象很深刻,与友笑谈,朋友发来一张解梦的图片,也不知道是会名利双收还是会遇到倒霉的事情。也许暗示着白驹过隙,时光飞逝吧...或又想到当年的白居易,路过西湖的过客,驾着一匹骏马,迎着轻柔的春风,眼前是“乱花渐入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个春定如薄薄的翡翠,绿色透明。

       春寒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远远遁走。日头也渐渐暖和起来,一抹红色,好像醉酒的美人,风一吹,便不胜娇羞,扯起云彩遮挡起了面容。如酥的细雨会催发每一根嫩芽,不管是富贵至极的牡丹,还是长桥边灼灼的芍药,抑或是残壁瓦砾间的几棵野草。

无辞之歌
2015年3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92)| 评论(1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