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辞之歌

 
 
 

日志

 
 

江上听雨易江湖  

2014-03-24 18:19:24|  分类: 博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上听雨

        淡圈最近风云暗涌,青黄相接,多请前辈重出江湖,春春欲动。有人出山有人寡淡,小唐、弱弱、行水,这些前些日子乍乍呼呼的淡淡们,这几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揪着一颗被扯烂的心灵,在淡圈若隐若现,尤抱琵琶半遮面,想把旧人作新人。唯有一个人,疯采不减当年,雷打不动的在到处呸别人,也在热烈的号召大家呸她,固然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之趋势,不过我相信在她科学扯淡观思想的积极引导下,女淡一定会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发展成为一男十女的局面。我之幸也,女淡之幸也,天下万民之幸也!呜呼唉哉!!!

        她就是恪守妇道、家道、人道、人行道、空手道,完全脱离了邪道的“江上听雨”。如果哪位捂着嘴偷着乐,很不幸,你不仅中了邪道还残存了兽道,需要无辞醍醐灌顶为你洗礼,阿门!

江上听雨易江湖 - 无辞 - 无辞之歌
 
        虽然隐藏了自己的初页,可依然不影响她“情奇淑话”样样精通的才逾苏小,貌并王嫱;韵中生韵,香外生香的兰心蕙质、秀外慧中、气质若兰的形象。

        感觉到没?这就是影响,以后你们得注意形象,注意扯象,一个破人在扯淡,千万个破人在背后偷着看(夸张是扯淡惯用的修辞手法,再说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同流合污的,能不当典型竖起来吗?)

        要说与听雨相识纯属偶然,那时初来网易,后腰里别着俩破榔头到处转悠占山头,刮地皮,收保护费。这一日忽见一女子拉着一插满小彩旗载满油菜的板车嗨呦嗨呦地开到淡圈的地盘上来。心中窃喜,还没等咱举起榔头,人家已经向我抛出了橄榄枝,远远的,很漂亮...待近了,粉腮扭过一边,掏出一个粉饼,自顾自地往脸上补妆。再转回来,已是明眸善睐、巧笑嫣然、风姿绰约...小女子这厢有礼了...无辞,喜欢你们扯淡的人,很是佩服,五体趴地儿的佩服。不但服而且从了...

        在扯淡这个高雅艺术以及脱离正常人的年代,有知音,有体己儿的,你说我能不感动,我能不朦胧的憧憬:难道扯淡的春天又要来临了?

        看了她一车的油菜自卑了,不是一般的自卑。她那文字有写的跟耍大刀片子似的呼呼的;有的写如桃花树下舞剑,衣袂飘飘;有的写的跟暴雨梨花针似的,刷刷的,利落的很;有的写的就跟匕首似的,短而快,一刀毙命,毫不含糊;有的根本就不需要文字,小身子一转,媚眼儿一抛,便也令对方当场毙命...可俺却经常拿着俩大榔头到处傻敲人家门,像敲木鱼似的,吗哩吗哩轰..轰..轰....

三百两银子

        女人咋这败家呢。买件上衣吧,要顺带配着买条裤子,裤子也买得了吧,还得配双合适的鞋子,外面的搭配停当,还要考虑里面的和配饰。唉,钞票就这样哗哗流进商家兜里。女人呀女人,就为着那爱美的虚荣。选自其日志《兔兔记事N-1》

        无辞:真滴有点败家,俺都...俺都忍不住了...这败家娘们...花多少票子啊!充啥富婆啊!把买米的钱都消费了吧!回头咱是美了,吃啥啊?吃窝边的草啊!

        听雨:艾玛,就败家这一回,咋还网上得瑟捏,整的半年买米的钱都飞了,这不,都扎脖两月了,瘦的皮包骨似的,无辞大哥,您行行好,给十两银子,俺吃顿麦当劳行不?

        无辞:俺带来纹银三百两...看你不在,埋在门口花池里了。而且俺还写了个牌子..........记得收到告诉俺...

        听雨:你个骗子,而且是大骗子。我弱不禁风地拿了把铁锹在门口花池里连续作战二十四小时零三秒,最后总算发现了……发现了你写的那块牌子: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有天理没?我都两月没进食儿,悲愤交加啊:“无辞心太狠,心太狠……”泪水奔流地发誓:就让那容嬷嬷把你囚禁在她寝宫,就让...人天天坐你脸上,就让你去投猪江,就让天下无辞赝品泛滥,就让你那饼脸再饼再饼……

        无辞:艾玛!俺东街西巷滴收点保护费容易嘛...三百两啊!
        藏花池子里也能被人刨了!瞧你家门上贴那俩门神,也是老虎老虎的吧?!这点活都盯不住,吓不住!还是被人顺了...
让你找王小二,那隔壁的!不是另一隔壁的吴老二...看你一眼浑身发抖的那个!

        听雨:那三百两银子到底在哪?花池子里掘地三尺也没见着,我都急得撞墙了,隔壁那王小二死活说自己没偷,我拳脚齐上,他都瘫了...
隔壁王小二不曾偷

你这暴力逼供是不行的,要文的,要美人计... 
瞧俺的...俺让行水丫头(这丫老狠了.专门给人灌辣椒水...地沟油...)让她拷问下...
以下是拷问记录...
俺问行水:王小二那丫招了没有?
行水说:没有,丫嘴硬的很。
俺说:给丫看《你不来 我不敢老去》了没有?
行水说:看了,连《静听繁华一世》都给丫看了,丫也没招。
俺说:那给丫看《九月 那城》的系列文章了吗?
行水说:也看了,丫吐了,但是仍然没招。
俺恼了:那给丫的看俺无辞写的东西!
行水说:饼哥,也给丫看了,丫晕倒了三次,还是挺了过来。
俺大怒:我靠,把《易江湖》的文章统统拿给丫看!!
行水:饼哥,这,这太狠了点吧?
俺:没办法,硬汉就得下猛药。
第二天俺问:怎么样,招了没?
行水说:丫...咬舌自尽了...

(文中四文选自听雨的日志)

猛药
易江湖
江上听雨



无辞之歌
2014年3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